今天是:
栏目导航
热点文章
如何助解“看病难”
时间:2022-07-06 来源:三明市纪委监委网站

 

  “健康是1,其他是后面的0,没有1,再多0都没有意义。”去年3月,习近平总书记在福建考察时,专门来到三明市沙县区总医院了解医改惠民情况,强调三明医改体现了人民至上、敢为人先,其经验值得各地因地制宜借鉴。在破解群众看病难、看病贵等问题上,三明医改究竟祭出了哪些实招硬招?当地纪检监察机关又发挥了怎样的监督保障作用?请跟随我们一同探访。

  治疗费怎么从每年10万元降到7997元

  “吃药和治疗费用都大幅下降,全年算下来,医保内自付比例不到1%……”6月23日,刚做完血液透析治疗的福建省三明市民张开洪谈起自己的就医过程,深深感叹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给自己带来的获得感。

  今年52岁的张开洪是三明市沙县区青州小学的一名教师,2008年起经常出现恶心、呕吐现象,双腿和面部水肿严重,去医院一查,确诊为尿毒症。

  “我当时非常绝望!”张开洪说,“平时常听人说看病难、看病贵,‘救护车一响,一头猪白养’,‘头痛感冒三五天,一月工作全白干’。更何况我的病是大病,治疗费用肯定不是小数目,自己那点收入根本负担不起,最后还要拖累老婆孩子,所以我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放弃治疗。”

  但张开洪的妻子坚持让他治疗,安慰他说“哪怕把房子卖了,也得把病治好”。从此,张开洪踏上了漫漫就医路,实实在在体会到了看病难、看病贵的切肤之痛——每周都要做二、三次血液透析,一年下来就得近10万元,短短几年就把家里的积蓄掏空了,还欠了20多万元外债。此外,由于县里医疗条件有限,血液透析必须到离家百里的市区医院做,张开洪常常是清早出门,深夜才能到家,身心俱疲。

  这一切在2012年悄然发生了改变。当年2月,三明市启动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药品价格改革、特殊病种保障等一系列举措,让张开洪很快就享受到了医改带来的红利。过滤小分子毒素的常规“血透”免费,过滤中分子毒素的“血滤”每次只需负担30元左右,灌流原先400多元一次,改革后也只要200元。

  在接下来的10年间,三明医改持续推进,尿毒症患者的医保报销费用逐年上升。翻开2021年张开洪的医疗账单,全年总费用100678元,最终个人支付仅7997元。这样的数字对张开洪而言,意味着生命有了源源不断的希望。

  “负担轻多了!”张开洪感激地说,不仅治疗费用大大降低,看病也更加便利了。“现在县里的医院也有了数十台透析机,在家门口就能完成治疗,再也不用披星戴月看病了。”

  在三明,受益于医改的人又何止张开洪和尿毒症患者。患有糖尿病的翁华,过去医保账户年年入不敷出,现在由于药价大幅下降、报销比例提高,账户里竟然还有了结余;患有高血压的陈家凎,过去因为负担不起每天吃药的经济支出,总是吃一段时间就停掉,现在可以到乡镇医院免费领取降压药……统计数字显示,2021年,三明市人均医疗费用1871元,仅为全国平均水平的一半左右。三明医改,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怎么实现药品“灵魂砍价”

  张开洪等患者治疗费用下降的背后,是三明进行了10年的医疗改革,而改革的缘起却是现实的无奈。

  三明是一座老工业城市,人口少、经济体量不大,城镇职工医保基金运行压力大。据三明市医保局数据,2011年,三明市城镇职工医保基金超支2.08亿元。同年,医保亏欠全市22家公立医院医药费1748.64万元,各公立医院和基层卫生机构医药收入中个人自付费用占比超过一半。医保收不抵支,医院忙于盈利,患者不堪重负,面对这样的窘迫现实,三明启动了一场自发性的医改,改革的焦点首先指向了价格虚高的药品和耗材。

  医改前,医院购买药品都是和医药代表对接,药品从出厂到医院中间需要经历数个环节,其中存在巨大的利益空间。“全国总代理、片区总代理、福建省总代理、三明市总代理……每个层级都要雁过拔毛。”三明市纪委监委驻市卫健委纪检监察组常务副组长张德春说,出厂价几元钱的药,到了患者手里就变成了几十元甚至上百元。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又与药品收入、检查收入密切相关,因此“大处方”“大检查”现象普遍存在,患者负担沉重。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三明市发起了名为“三明联盟”的药品耗材联合采购行动,从原来医疗机构各自采购变为全市统一采购,并联合其他省份的一些城市共同采购。医改后,医院的药品全部从市里的采购平台采购,医院不再直接对接医药代理商,各县级以上医院只需把临床所需药品清单提交到市里的采购平台,其他的采购环节都由市里统一完成,在药品管理上更加规范。在联采过程中,三明还实施了“两票制”,即从生产企业到商品配送企业一张发票,商品配送企业到医疗机构再一张发票,在药品流通环节上加强管理,以此管控中间环节可能出现的药品涨价问题。

  “三明联盟”成立至今,成员已经涵盖了16个省、26个地级市和4个国家医改示范县。按约定采购量计算,每年节约药品费用约1.24亿元,其中药品单品价格最大降幅达91.63%。前文提到的患者张开洪,他使用的药品“左卡尼汀”在统一采购前需要50多元,如今只要8.44元。正是借鉴了三明医改的经验,国家有关部门组建“国家队”推进药品和医用耗材集中带量采购,并撬动了多个省份启动省级或跨省联动集采,“灵魂砍价”打破了固化的利益坚冰。

  挤压药品耗材虚高水分而节约下来的医保支出,被用于提高群众报销比例和调整医务人员收入。通过医改,三明市实现了患者、医生、医保共赢的可喜局面。

  此外,为了进一步方便基层群众看病,解决县域内医院各自为政、相互争抢病人和医保基金的局面,三明市在医改过程中探索施行“总院制”,建设紧密型县域医疗共同体。2016年起,三明在全市11个县市区组建总医院,将县乡村三级机构统一归总医院管理,把乡镇卫生院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整合为总医院分院,并在人口达1000人以上的行政村延伸成立村卫生所。通过这样的改革,基层医疗条件越来越好,老百姓在家门口看病越来越便利。以尤溪县为例,全县基层门诊就诊率从2017年的55%提高到2020年的72.3%,基本实现了常见病多发病在市县解决、头痛脑热等小病在乡村解决的目标。

  纪检监察如何监督护航医改

  三明医药卫生体制改革释放的红利让老百姓获得了实实在在的好处。改革的深入推进,离不开三明市纪检监察机关的全力护航。

  什么原因导致看病贵、药价高?除了医疗体制方面的因素以外,医疗领域的腐败和作风问题也不容忽视。“从近年来曝光的案例看,医疗领域的腐败主要存在于器械、基建、采购等环节,形式多见于‘抱团式、蝇贪式’腐败。这种现象在三明也不同程度存在。”三明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介绍,三明市纪委监委统筹纪律监督、监察监督、派驻监督和巡察监督四种力量,将监督“探头”靶向对准医药耗材采购、销售、使用、配送、结算等重点环节,先后查处全市医疗领域职务违法犯罪案件22起23人。大田县医院设备科原主任施某某利用职务便利,收受药品回扣和他人贿赂260万余元,受到开除党籍处分,并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永安市贡川卫生院原院长杨某某在任期间,收受多家药品公司回扣6万余元,受到开除党籍处分、行政开除处分……纪检监察机关立足职能职责重拳出击,全力斩断药品器械设备采购等利益输送链条,保障改革深入推进。

  “开展处方点评一是为了看用药用量是否合理,二来主要是看处方背后是否存在利益输送的问题。”在沙县区总医院,党委书记万小英用简洁明了的话语,拉开了处方点评讨论会的序幕。如今,这类制度在三明市各大医院纷纷建立。三明市纪检监察机关把医疗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纳入市县巡察、“一季一主题”政治监督、点题整治和下沉监督的重要内容,在从严查处的同时,注重做深做实查办案件的“后半篇文章”,挖掘腐败和作风问题背后根源,着力督促整改,推动建章立制,防止类似问题纠而复生、查而再来。在市纪委监委的监督推动下,三明市所有公立医院全面取消药品、器械和耗材加成,对就诊、护理、治疗、手术等80个服务项目的收费进行调整,在药品比重、住院患者平均费用、住院天数等指标上设置“红线”……截至目前,全市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建立制度超200项,医疗系统风气得到有效净化,群众满意度明显上升。

  此外,三明还将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政策落实情况纳入各级党委主体责任检查的重要内容,增设“落实全面从严治党政治责任、有否发生违纪违法案件”等考评内容,督促落实管党治党政治责任和管行业管行风的行业监管责任。2019年以来,市纪委监委共向6家落实责任不力的医疗机构发出整改通知书。

  坚持严管厚爱结合,三明市纪委监委协助市委制定改革创新容错纠错9条措施、提振干部精气神16条措施,落实“三个区分开来”要求,旗帜鲜明地为医改过程中敢担当、善作为的干部撑腰鼓劲。截至目前,对涉及医药卫生问题信访件失实了结25件、采信或澄清5件。

  监督护航医改,落脚点还在于提升群众的满意度。针对基层群众反映强烈的医疗领域问题,三明市纪委监委紧盯县乡村三级医疗机构履责情况开展监督检查、推动问题整改。例如针对基层卫生院精神类药物不全问题,市纪委监委督促推动市卫健委将10余种精神类药品的发放权限下放到镇级卫生院;针对市区医院下派专家到乡镇巡诊与基层群众需求不符导致的“坐冷板凳”问题,市纪委监委驻市卫健委纪检监察组督促推动市第一医院、市中西医结合医院提前摸排统计,按需派人、精准服务,去年以来,全市共下派专家2072人次,受益群众达67428人。

  “我现在病情控制得很好,家人也不用为我看病的事操心。孩子去年成了家,还在省城找了个满意的工作。”张开洪说,医改让自己和家人重新拥有了幸福的生活。

  前不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22年重点工作任务》中,明确把“深入推广三明医改经验”列为全年4项重点任务之一。随着三明经验在全国的推广,越来越多的患者都可以像张开洪一样,不再被看病难、看病贵所困扰,尽享健康快乐的人生。